返回

飞剑问道(飞剑问到)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九章 再相见
上一页 目录 下一章
    经起身,素手握着箫,转身离去。

    “清秋仙子呢?”

    “犹如一场梦,梦醒,清秋仙子就已不在了。”

    周围很多人都怅然若失,跟着个个都为之惊叹,更有在角落位置的那浓眉大眼青年激动的很:“能聆听清秋仙子一曲,值了,值了。”

    秦云听了也微微点头,如此箫艺,的确了不得。

    “清秋仙子的箫声,越加不凡,依我看,这次清秋仙子当能夺得花魁。”

    “花魁岂是那般好夺的?自清秋仙子来我们广凌郡城,连续两次选花魁,清秋仙子都只是被选入前三,未能夺得花魁之位。”

    “去年香衣姑娘能压清秀仙子一头,夺得花魁就罢了。前年,那个‘如梦阁主’也都能夺花魁,就太不公正了。”

    周围议论声一片。

    “选花魁?”秦云也知道,广凌郡乃是数十万人的大城,选花魁,那是一场盛事!各大出名的青楼都会全力去争,别说成为花魁,便是在诸多名妓中进入‘前十’,那都是名气大增!而在青楼,名气就是白花花的银子!

    “燕凤楼自然也全力争花魁,刚才的清秋姑娘便是燕凤楼第一名妓。”田波说道,“她本是官宦之女,家道中落,才沦落风尘,不过很快便有了偌大的名气。燕凤楼将她从吴郡请来,如她这等名妓,即便来到燕凤楼,也还是自由身,想走就走,连燕凤楼都束缚不得。想要见一面这清秋姑娘,便得百两银子,还得看清秋姑娘是否愿意。”

    “燕凤楼全力帮清秋姑娘,要为她夺得花魁之位,可惜前两年都没能成。”田波摇头。

    “小霜呢,选花魁了么?”秦云问道。

    “谢霜妹妹早先时刚进燕凤楼,名气不够大,都没进入候选。去年进入候选了,可也没能进前十。”田波道,“今年同样没指望,毕竟在燕凤楼她也只是排在第五。”

    秦云点头没再多说。

    虽然面前有着一盘盘点心、切好的水果,可秦云都没碰,仅仅喝着茶水,终于在喝了两杯茶后。

    “呼。”

    一道英姿飒爽红衣身影从后面飞出,一剑划过长空,最终飘然落在台上。

    燕凤楼‘尘霜’姑娘,剑舞!

    “小霜。”秦云握着茶杯的手都一紧,当年离别时才十三岁的少女,如今已十九岁,是大姑娘了。

    当年的谢霜妹妹,年少不识愁滋味,单纯的很。父亲逝去如果是因为长期重病在床,有心理准备的话。唯一的亲人‘大哥谢雷’死去,对谢霜的打击就太大了。她当时还得站出来,赔偿那死去男人的可怜家眷们,甚至最终卖身到青楼好凑银两。

    “大了,大姑娘了。”秦云低语,谢霜的变化很大。

    一双剑眉,英气十足,甚至使剑时让人感觉到凌厉感,只是她的气质却总带着淡淡的柔弱感。

    英气和柔弱感,却融于一身。

    “我教她的剑术,被改成这般样子了。”秦云轻轻摇头,心中则复杂。

    伴随乐曲,台上尘霜姑娘转身一刺时,却看到了这个方向的桌子。

    尘霜姑娘一怔。

    那个身影……和田波坐在一起的男子……

    脑海中一幕幕回忆闪现。

    “小霜,这一剑招该这般施展。”当时年仅十三岁的少年秦云教着。

    “云哥哥,我会了我会了,我再施一遍给你瞧瞧。”当时十一岁的少女谢霜,更是兴奋要再尝试。

    “可得好好练,你云哥哥如今都是人剑合一之境了,比你大哥我都厉害。”一旁观看着的,年仅十四岁便已颇为壮硕的谢雷则哈哈笑道。

    ……

    尘霜姑娘眼睛一酸,不由有泪花闪现。

    秦云也看着她。

    二人视线碰撞,秦云微笑着微微点头。

第九章 再相见(第2/2页)

上一页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