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飞剑问道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十九章 花魁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玉娘、王侍郎、洪大少三人很快离开了秦府,出了秦府。

    “这位秦二公子什么来头,不就是刚叩开仙门的修行人么,令郡守大人如此礼待?”王侍郎低声说道。

    “不管什么来头,反正我们得罪不起。”玉娘说道。

    洪大少则道:“别想那么多,既然郡守大人有意,我等就老老实实去办。”

    “这是自然。”

    王侍郎、玉娘都点头。

    郡守大人轻易就能碾死他们,他们哪里敢阳奉阴违。

    ……

    如梦阁。

    “王郎回来了?”如梦阁主主动迎接上去,奉上一杯茶,“先喝茶,解解渴。”

    王侍郎一屁股坐下来,牛饮一般喝完,才道:“如梦,这选花魁前三你是别想了!”

    “王郎,你这是……”如梦阁主连道,“之前不说的好好的?”

    “清秋姑娘、香衣姑娘她们俩肯定在前三,否则会被人耻笑这选花魁不公正。”王侍郎说道,如梦阁主也点头赞同:“可还有一个呢?”

    王侍郎道:“还有一个位置是尘霜姑娘的!”

    “什么?”如梦阁主急了,“她一个小丫头,不就是那个虞白追捧她,写了一首辞赋么?”

    “她名气如今可比你大。”王侍郎道,“甚至过上数月,清秋姑娘和香衣姑娘都不一定压得住她,毕竟那一首辞赋写的太好,太好了。”

    “名气比我大又怎样?不还是花魁会诸位去选么?王郎你帮我,我还入不了前三?”如梦阁主说道。

    “我帮你,可也有人帮她啊。”王侍郎道。

    “谁?”如梦阁主问道。

    “秦府二公子,秦云。”王侍郎说道。

    “听说是修仙人,可他还能影响花魁之事?”如梦阁主追问。

    “他乃是郡守大人座上宾,郡守大人有意交好他,已经定了,这次花魁就是这位尘霜姑娘。”王侍郎说道,“不想死,就被折腾了。”

    “郡守?”如梦阁主脸色发白。

    “好了,我是来提醒你,让你心里明白,到时候选花魁时别失态。”王侍郎微笑道,“这次我没做到,如梦,待得以后我会弥补你,我还有事,便先走了。”

    说完起身便走。

    “我送送你。”如梦阁主还是起身,送至门外。

    随后才独自回房,步伐都有些踉跄。

    “不公平,不公平……”如梦阁主屋内传来喃喃低语,她却忘了,如今尘霜名气好歹直逼清秋仙子、香衣姑娘两位。她如梦阁主当初名气还不如尘霜,又年老色衰,施尽手段强行夺得花魁之位,多少人背地里说不公平。

    “秦府二公子,秦云?”如梦阁主明白,不管怎样,她也只能忍着。

    ……

    时间一天天过去。

    选花魁之日越来越近。

    在郡守公子温冲推动下,《尘霜赋》传播更快,路边酒肆都常能听到有人诵读,人们听着尘霜赋中的描述,想象着能够让江南四大才子之一的‘尘霜姑娘’是何等仙女般的人物。也令尘霜姑娘名气大涨,直逼香衣姑娘、清秋仙子这两位。

    终于,到了花魁之日。

    花阳河畔,如今早就人山人海,河畔旁的一些酒楼特别是二楼,更是早被许多豪富给包了。

    “秦云兄,请。”在一座酒楼的二楼,完全被包下,只有三个客人——郡守公子、洪家大少以及秦云。

    三人入座,有侍女伺候着。

    他们透过楼栏,轻易看到旁边那艘大型画舫,画舫内的名妓们暂时还没出来,只能隐约看到些身影。

    “每年的花魁之日都最是热闹。”洪大少笑道,“无数百姓赶来,都只为一睹名妓风采。”

    “寻常百姓可花不起银子去青楼,花魁之日自然不能错过。”温冲也说道。

    秦云看着楼下在河岸旁的很多年轻人们,很多都在欢呼着。

    “清秋仙子。”

    “香衣姑娘。”

    “尘霜姑娘。”

    欢呼声一片。

    秦云挺羡慕这些普通人们的兴奋愉悦,作为修行人游历天下,他见过太多红尘中的人心丑陋,北地边关也见过太多死亡,相比于名妓们,反而百姓们的兴奋愉悦更能感染他。

    “如此多百姓在这,周围可仔细戒备了?”秦云问道,“若是妖怪杀来,可要死伤大片

第十九章 花魁(1/2),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