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飞剑问道(飞剑问到)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十九章 花魁
上一页 目录 下一章
    。”

    “放心,选花魁乃广凌的一大盛事,自然全力戒备,父亲他更调来大批人马在周围。”温冲道,“就连花阳河的两端水闸也是设下关卡,防止有水族妖怪从水中袭来,至于其他?妖怪如果真的要为祸,防是放不住的,他们很多都藏身在郡城内多少年了,哪里能防得住。可只要他们敢来,就一个都逃不掉,尽皆必死无疑。”

    “对,这里大批人马,诸多厉害兵器都准备着,妖怪只要来,就得死。”一旁洪大少也笑道,“妖怪也怕死的,自知必死的事,不会来送死的。”

    秦云点点头。

    在整个广凌郡,郡城、县城相对安全很多,就是因为有武力震慑!妖怪们也只敢藏身在黑暗中。

    至于城池之外?朝廷官府也只能设立一处处巡检司,可妖怪们还是嚣张的很,外面的日子可就苦多了,秦云八岁之前便是在村里长大,吃过那等苦。

    “轰——”

    外面欢呼声陡然大涨,仿佛山呼海啸般。

    无数百姓们在欢呼,兴奋的很。

    只见花阳河上那一艘大型画舫上,从舱内走出了一位位名妓,都登上了画舫顶层。这大型画舫足有三层,顶层更是完全开放的,让岸旁的百姓们都能清晰目睹。

    “出来了。”洪大少笑道。

    十位名妓,论身姿,论风韵,都是上佳,她们个个也是巧笑盼兮,光彩照人。对于寻常百姓而言,个个都是仙女啊!特别很多少年、年轻人们都涨红脸欢呼。

    秦云在酒楼之上,自然能清晰看到画舫上十大名妓的一笑一颦:“难怪很多豪客愿意一掷千金,甚至很多年轻些的,更愿为名妓们倾尽家财。”

    一些年轻人追捧名妓,甚至倾尽家财。

    有银子时,青楼热心接待。没银子时,青楼就直接将人赶出去了。

    ……

    在离花阳河比较近的一群民居的一座普通小院内。

    五名男子正聚在这,都听到不远处花阳河河畔如山呼海啸的欢呼声。

    “名妓应该都现身了。”一胖子笑道,“三位兄弟,你们差不多也可以过去了。”

    “记住,等定了花魁,所有人族最是激动之时,便是你们动手之时。”另一名獐头鼠目青年吩咐道,“那什么花魁,还有其他名妓,总之,全部杀光光。杀完后就尽情去杀那些人族,能杀多少杀多少。”

    “是。”

    “我们早就等着了。”

    这三名男子眼中狂热。

    “去吧去吧。”獐头鼠目青年挥手,“记住,花魁选定时,便是动手时。”

    这三名男子点头,转头便离开了民居。

    看着他们离去,胖子则惊诧道:“穿山甲,哪来的三个蠢货?这花魁之日,人族可是调动诸多人马在四周,诸多厉害兵器候着,便是诸多头领们敢冒头也是必死无疑。他们三个蠢货杀过去,就一点不怕死?”

    “他们三个?他们是魔仆。”獐头鼠目青年嗤笑道,“都是些小妖触怒了水神,被水神炼化成了魔仆,根本就不怕死,水神的命令,他们都乖乖听命。水神派遣他们来这,在人族选花魁时大肆杀戮一番……一是褚庸头领被杀,水神颇为生气,让这广凌郡的人们长点记性,知道水神的厉害。二是水神刚炼制出这玩意,借此想要看看,魔仆拼命之下到底有多厉害。”

    胖子心惊,连问道:“不怕死?怎会不怕死?那些受惩小妖被炼化为魔仆后,还记住过去么?”

    獐头鼠目青年低声道:“记不住了。”

    “都记不住过去了,不就等于死了?”胖子心颤,作为一头妖怪,自然也贪生怕死。

    “这就是触怒水神的惩罚。”獐头鼠目青年也有些发憷,整个广凌郡妖怪绝大多数都臣服在水神麾下,便是因为水神太可怕。

    “别忘了大事。”獐头鼠目青年连道,“你记住安排你的人族手下,给看清楚了!看清那三头魔仆拼命之下能有何等威力,到时候记录下来,我还要去回禀水神呢。”

    “放心,我安排了好几个手下。”胖子连道。

    妖怪太可怕,自然也有很多人在恐惧下,或者诱惑下,乖乖听命于妖怪。

    “等会儿,就是一场大杀戮啊。”獐头鼠目青年嘿嘿一笑,“我先走一步了。”他直接双手朝地面一抓,瞬间就钻进了泥土中,立即穿梭地底离去。

    胖子则是踹了两脚泥土,这才离开了民居,也迅速远离这一带。

第十九章 花魁(第2/2页)

上一页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