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飞剑问道(飞剑问到)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七章 西山剑园
上一页 目录 下一章
    水而行,只是他没刻意卖弄,只是踏在湖面上仅仅荡起涟漪,都没溅起水花,犹如漫步般便走到了码头上。

    “秦云兄,好久不见。”

    “六年了,来来来,喝酒,真怕你小子死在外面啊,你命大,总算回来了。”

    一群青年们有些拿着酒壶过来,有人都直接递一酒壶给秦云。

    秦云接过,笑道:“来来来,喝。”

    年少时的玩伴,在一起更轻松自在。

    ……

    二十余人在一起畅快饮酒。

    “二哥,来比比,上次比剑我输了一筹,这次再来比比。”

    “好,岂会怕你?”

    两人将酒壶放到一旁,当即一跃而出,踏着水面,在这青山绿水之间,湖面之上,就开始比试起来。

    一时间,剑光闪烁,二人身影在湖面上相互交错变幻。

    “好。”

    “二哥的剑,大巧若拙,越加气度不凡了。”

    “呼,好诡异的一剑,吓我一跳。”

    旁边一众人们饮酒观战也指指点点。

    伴随着一方被轰进了湖水中全身湿透后,这场比试才结束。

    “明兄,我们也来试试。”

    “比比。”

    一时间,三三两两接连踏着水面开始切磋剑术。

    比剑,是西山剑园最常见的!这西山剑园当初邀请诸多少年加入,每一个加入都需要在剑术有一定实力的,他们这一批几乎代表了广凌郡城年轻一代剑术最高明的了。

    喝酒、畅谈、比剑……

    如今他们都长大了,有了层层生活的枷锁,也让他们更喜来西山剑园,在这可以畅快饮酒,畅快比剑,无需理会红尘俗事。

    秦云也抓着竹酒壶和好友们喝酒,随意聊着。

    “张疯子呢?他过去一直找我比剑,怎么这次没看到他?”秦云问道。

    “张疯子倾尽家财去修仙了,还真拜入了‘戚山派’,可惜他二十岁前没能叩开仙门,便流浪四方去了……”

    “我是真佩服张疯子,年少时我一心练剑,更想要修仙,只是后来渐渐没了心气,唉,没法子,我爹也老了,如今家族也需我来撑,容不得我乱来。”

    “层层枷锁,不得自由。”

    众人唏嘘。

    在场的都是些练剑高手,一般都达到了炼气七层,对修行路都是有一份渴望的。

    少年时意气风发,都有各自追求。

    只是长大后都被世俗的层层枷锁束缚,且达到炼气九层才算有叩仙门的机会,在场的能达到炼气九层的也仅仅屈指可数的三四个罢了。并且想要拜入修仙宗派也是极难极难。

    “玉清妹子呢?”秦云又问道,玉清妹子是他们西山剑园中唯一的女子。

    “她父亲调任南明郡了,她也随他父亲走了,以后相见都难了。”

    “我听说玉清妹子也嫁人了,嫁的是南明郡的豪族‘归海家’的那位病公子。”

    “归海家,可是南明郡数一数二的豪族,不过那位病公子我也听说过,据说身体很差,怕活不了几年了。”

    ……

    “骆冰兄弟怎么没来?”秦云问道。

    “骆冰死了,一天半夜他和好友从青楼归来,喝的半醉,遭到刺杀,便丢了性命。现在都不知到底是谁杀了他。”

    秦云微微一愣。

    那个骄傲的少年,就这么死了?

    ……

    “贾五也死了,他更冤,从他们贾家庄子返回郡城的途中遇到了妖怪,一行人死光了。”

    ……

    秦云听着唏嘘不已。

    当初西山剑园的好友们,有的远走他乡,也有几个已身死。

    剑园的兄弟们关系虽然不错,可当初近四十号人,自然有亲疏之分,数日聚会一次,几年下来,有些关系疏远的连话都没说过太多。秦云十岁时加入西山剑园,那时他父亲秦烈虎更仅仅只是一个普通捕头。当初的一群少年们,彼此还很陌生,更加习惯看背景来历。像这种普通捕头之子、一些小小富商之子,都是有些被瞧不起的。

    秦云又练剑疯狂,更有‘云疯子’这一外号,真正跟他关系极近的只有‘小波波’田波以及‘狂人’谢雷这两个同样背景一般的。

    虽有几个同龄人死去,可这时代,妖怪为祸,死人太常见,加上交情并不是太深,秦云也只是唏嘘罢了。

    “对了,狂人呢?怎么没来?”秦云问一旁喝酒的田波,“他去押镖了?”

第七章 西山剑园(第2/2页)

上一页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