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给勇者们添麻烦的勇者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3章 眼看他楼塌了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

    (‖:‖[____]

    “熟悉的天花板。”

    查尔斯从黑暗之中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躺在了红叶教堂的一间房间里,这里常被圣安琪儿嬷嬷用来当做病人的病房。房间里那木条拼接而成的天花板,给附近很多人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查尔斯动了一下,发现浑身的肌肉疼痛,整个身体燥热不堪,而身上和脸上似乎绑着厚厚的绷带。

    查尔斯的动静很快就引起了病床旁边的人的注意。

    “查尔斯!”

    一个犹如黄鹂歌唱般的声音在查尔斯的耳边响起,然后一张美得不可方物的脸出现在了他的眼前。只是她黑色的瞳孔周围布满了血丝,破坏了整张脸庞的美感。慌忙之中,她瀑布一般的银色长发滑落下来,砸在了查尔斯的脸上。只是查尔斯觉得自己脸上传来的触觉怪怪的。

    “伊丽莎白姐姐。”查尔斯虚弱地喊了面前的那位精灵一声。

    伊丽莎白和查尔斯的声音很快就惊动了病房外的其他人,有几个人一下子涌入了病房。

    ?img src=“你醒了.jpg“?

    现在的查尔斯进入了表情包视角模式,除了伊丽莎白外,他还看到了满面皱纹与疲惫,头发不再像昨般明亮的圣安琪儿嬷嬷,黑着脸的赫曼立克侯爵,还有一张只见过两次,担忧取代了笑容的年轻男人的脸。

    “少爷醒了?”石榴婶的声音从门外传来,然后她似乎被赫曼立克侯爵带来的卫兵给拦在了外面。

    病房里面都是大人物,哪有你一个平民进入的份?

    只是身上一阵剧痛传来,让查尔斯又一次痛昏了过去。

    不知道过了多久,查尔斯恢复了意识,只是他没法睁开眼睛,没法发出声音,没法活动身体的任何一个部位,耳边响起的那点声音距离他是那么的遥远,这感觉就像是鬼压床一样。

    然而,全身上下火焰灼烧一般的疼痛依旧在不停的侵袭着他的身体,这比他上辈子在火锅店里因为救人而被烧死时还要痛苦。

    而他此刻却什么都做不了,为了转移注意力,他回想起了自己上辈子最后的时光。

    那天中午他从工地出来准备去水街吃生榨米粉的时候,在路上遇到了一个摔倒在地的老人。他在看到不远处正好有摄像头对着案发现场后,就过去帮忙打120。

    被讹的事情没有发生,那位百岁老人是心血来潮出来买彩票,然后不小心摔了的。

    而且那位老人正好时辰到了。在第二天中午亲自感谢他,又把那天买的彩票和一张刚开业的火锅店代金券以及另外的小东西当成小礼物送给他后,那位老人就结束了回光返照,与世长辞了。

    于是他下午就那些代金券去吃自助火锅了。结果刚吃到一半,火锅店老板的赌狗儿子因为索要金钱不成,在店门口倒汽油烧店。

    后来他和隔壁桌那个一直在和女朋友秀恩爱的家伙一起砸开了临街的玻璃,让人逃命。

    只是在最后他抱着一个吓得动不了的母亲准备跑路的时候,顶上被烧着的圣诞装饰掉下来把他给烧死了。

    结果,到了新的世界刚生活了八年,他又差点被烧死了,难道是他上辈子的名字五行犯火的缘故?

    他刚才在隐约听到的声音中,听到了好几次“烧伤”、“火元素”、“毒素”之类的单词。

    不多久,几个人的脚步声响起,来到了查尔斯的身边,然后在病床四周站好。

    “我奉火焰之神的名,嘱咐那火焰的使者,从这人身上出来,马上离开。”

    “永恒的光明之神啊,慈悲的父,请您将神迹降于此人身上,治愈此人肉与灵的伤痛。”

    “????????????”

    “咕咚咕咚咕咚咕咚……”

    病床上的查尔斯听得出,首先是火焰神殿的火焰驱离术,它将查尔斯体内不断将其灼烧的火元素给驱逐得一干二净。

    其次是光明神殿的治愈术,他能感觉到身上的伤痛在光元素的修复下正在逐渐消失。

    第三个是用精灵语吟唱的神术,它在不懂精灵语的查尔斯耳朵里就是一连串的问号。不过他能感觉到,身体里的一些不好的东西正在消失。

    最后的,就是有人撬开查尔斯的嘴巴,然后往里面灌了差不多半斤某种药水。

    一道道神术降临在查尔斯的身上,让他的身体发出了红色、白色和绿色的光芒。这些光芒有的在将他体内的火元素抽离出来,有的在治愈他身上的烧伤,有的在祛除他体内的毒素。

    在光芒散去,又被灌了半斤药水后,查尔斯感觉到整个身体暖洋洋的,就像寒冬腊月时泡在温泉里那样。

    不多久,查尔斯睁开了眼睛。

    “查尔斯,你现在感觉怎么样,有哪里不舒服?”

    第一个出现在查尔斯眼前的依旧是精灵那张略带憔悴和焦急的脸庞,只是她此时头上的银发散发着一层淡淡的绿光。

    “脸疼。”查尔斯如实回答道。

    伊丽莎白怜惜地轻抚着查尔斯脸上的绷带,轻声地说道:“没关系,一切都会好起来的,你别忘了姐姐我是什么人。”

    查尔斯点了点头,然后他看向了床位那边的两位老妇人。

    “谢谢你,凯瑟琳嬷嬷。”查尔斯向左边的那位穿着火焰般红色的达尔马提卡,白发中微微散发着红光的老妇人说道。

    由于光明神殿的圣安琪儿嬷嬷在北地行医多年而收获了大量的信仰,所以在附近有个大型据点的火焰神殿在四十年前派来了他们的退休圣女,企图和圣安琪儿嬷嬷抢生意。

    不过凯瑟琳嬷嬷的医术没有圣安琪儿嬷嬷高明,不过却在冒险者中建立了不小的威望。

    “小查尔斯,你要好好的休息。”凯瑟琳嬷嬷“轻声”地说道,战斗修女出身的她嗓门一直不小。

    “谢谢你,圣安琪儿嬷嬷。”查尔斯看到她头发上作为圣女标志之一的白色光芒已经消失得无影无踪,一头白发显得干枯发白。

    “你没事就好,我们先离开,让小查尔斯好好休息吧。”圣安琪儿嬷嬷最后对众人说道。

    “好好休息吧,我可怜的小表弟。”一个拿着大号空药瓶的年轻人轻轻地拍了拍查尔斯的肩膀,“有什么需要就和我说一声,不用和我客气。”

    查尔斯对这个去年突然冒出来的表哥点了点头,然后目送他们几个人离开。

    “我去给你拿点吃的。”伊丽莎白离开前对查尔斯说道。

    四人完成对查尔斯的治疗后就离开了病房,当病房门被关上的时候,他们四个的脸顿时黑了下来。

    “可怜的小查尔斯,唉……他才八岁啊……”凯瑟琳嬷嬷叹着气说道。

    “我担心他接受不了这件事。”圣安琪儿嬷嬷的眉头紧紧地皱了起来,“还有刚离开的米拉……”

    “我相信麦加登家的人是不会这么轻易倒下的。”伊丽莎白说道,“我去和他说吧。”

    查尔斯的表哥托马斯·克伦威尔站在一边,脸色阴沉,一言不发。

    当伊丽莎白拿着一碗冒着热气的牛奶回到病房里的时候,看到查尔斯靠着病床的栏杆坐着,目不转睛地盯着床头柜上的戒指。

    伊丽莎白端着牛奶坐在床沿,静静地看着查尔斯盯着自己刚才特意留下的权戒不说话。

    这时,查尔斯伸出双手,然后用颤抖着的左手解开右手上的绷带。

    两位退休圣女和一位精灵族现任圣女的全力施救,加上克伦威尔不愿透露来源但能保证效果的秘药,此时查尔斯身上的伤基本上已经痊愈了,只是身体还很虚弱。

    解开了右手手掌上的绷带后,他拿起床头柜上放着的麦加登伯爵权戒放在眼前仔细端详。

    那是一枚用黄金为主要材料打造的戒指,戒面是一枚雕刻成枫叶形状的红宝石。

    这枚权戒出现在自己面前的原因查尔斯很明白,但是这不代表着自己就能坦然面对。

    八年来,父亲对自己的期望与教育,母亲对自己的关心与爱护,这并不是一句“自己是穿越的”就能磨灭的。

    下一秒,查尔斯毫不犹豫地把权戒戴到了右手的第四根手指上。

    “抱歉,我来晚了。”伊丽莎白把剩满牛奶的碗放在了床头柜上刚才放着权戒的地方。

    她坐到了查尔斯的身边,抱着他的说道:“因为连日大雨,车队被困在路上了,我和托马斯为了赶来参加你的生日是独自先行一步的。”

    “但是我们还是晚了一步,只能把你救出来。”

    查尔斯张开双手,然后用力的搂住了伊丽莎白那看起来不盈一握的腰背,额头抵在了她的胸口上。

    伊丽莎白轻抚着查尔斯的后背,任由他的泪水滴落在自己的身上。

    当床头柜上的牛奶凉了的时候,查尔斯离开了伊丽莎白的怀抱。

    接下来,伊丽莎白扶着查尔斯做好,在把一个火柴头大小的火花弹进牛奶里面之后,一边用勺子喂查尔斯吃东西,一边告诉他究竟发生了什么事。

    “这是一个看起来像意外的阴谋。”伊丽莎白说道,“有人把一头壮年的科曼多双足飞龙一边追杀一边往庄园的方向赶,然后在最后飞龙临死自爆的前一刻,他们用陨石术将飞龙砸进了你们的房子。他们的手脚很干净,基本上看不出刻意而为的痕迹。”

    “是谁?!”喝完了一勺牛奶的查尔斯毫无感情地问道。

    科曼多双足飞龙他是知道的,但是它们生活的地方距离离这里有很远的一段距离。因为这里有一条通向北方荒原的道路,周围偶尔出现的危险魔兽早就变成各种原材料了。

    而伊丽莎白在精灵林海学习了三百年,成年后在人类的地盘南奔北走几十年,各种阴谋诡计见多了。所以查尔斯对她的判断毫不怀疑。

    “比施贝格王国的四王子,艾伦·比施贝格所带领的冒险者小队。”伊丽莎白继续喂着查尔斯喝牛奶的同时说道,“他对这场由他的不慎导致的意外表示十分的遗憾,同时他为此做出了赔偿。”

    伊丽莎白说完,把手里的勺子放进碗里,然后空出的右手从身上皮甲下方的口袋里掏出了一个储物戒指,放在了查尔斯身边的被子上。

    查尔斯看都没看戒指所带的空间里面装着的东西,捡起它扔到了床头柜上。

    他知道里面放着一笔巨款,因为王族杀死贵族后,必须,也只用向受害者的家人赔偿一笔巨款,如果受害者还有家人的话。

    如果贵族的家人谅解凶手,那么就收下这笔钱。

    如果贵族不予谅解,王族的凶手就会对受害者家属说:“有本事你打我啊!”

    有本事打死王族的贵族早就打死王族和他的封臣们自己当国王了,所以那些贵族要么忍气吞声,要么卧薪尝胆。

    而贵族们通行的做法是,让一个复仇者退出家族,然后复仇者拿着这笔巨款请杀手刺杀凶手个人,但不涉及王族的其他人。

    “你有什么打算?”伊丽莎白伸出手来轻抚着查尔斯脸上的绷带,“需要的话,我和母亲是不会袖手旁观的。”

    能请精灵女王动手自然好了,但是这背后导致的外交纠纷就麻烦了,说不定会成为人类攻打精灵的借口。

    三百多年来,精灵女王一直用各种各样的方式照顾着麦加登家族,但是查尔斯并不想就此让恩人的民族陷入灾难。

    “让我想想。”查尔斯伸出没有恢复多少力量的双手,捧起精灵

第3章 眼看他楼塌了(第1/2页)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