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聊斋县令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2章 春雷乍起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周昂的脑海中还回荡着“妖魔易降,人心难测!”的话,等他回过神来时,早已没了周秀儿的身影。

    将人字墨宝贴身收藏,那句话在周昂脑海中还挥之不去。

    周昂感觉似乎周秀儿来见自己最后一面,告诉自己这句话才是真正的目的。

    对于妖魔易降周昂难以理解,毕竟他还没有见过妖魔,更不谈降服了。

    而人心难测周昂倒是有了很深的理解。与其说理解不如说切身体会!

    周昂无法知道,已经与自己断绝父子关系的那位烽烟将军,是不是真的喜欢过自己的母亲?

    但是他知道,自己的母亲因为出身卑微,加上生下了自己这个男丁,而受到大夫人的迫害,最后母亲在悲愤与绝望中去世,而自己那位父亲却一直无动于衷。

    后来周昂才知道,只因为大夫人的娘家是军中领袖武强侯府。

    一直以来周昂就是周府的一个笑话。

    他出生卑微,加上生性木讷,读书不行,练武也没有丝毫成就,更是得了一个“周木头”的绰号。

    周昂也知道,现在自己依然是京都的一个笑话。

    历来将门子嗣都不屑参加科举,而烽烟将军之子却成了进士,这便是天大的讽刺。

    而阉党担心自己真的投靠了文官系,就给了自己一个县令的官职。

    在外人看来,便是一甲前三的状元、榜眼、探花都不一定能得到七品县令的实职,而自己一个最后一名却捡漏到了七品县令,成为一县之尊。

    可这个郭北县令,其实就是阉党要自己的性命!

    周昂能感觉到,在自己身后有无数双眼睛盯着自己,甚至在那高墙大院之中,“周木头”能活多久?已经成为了达官显贵取乐的赔率。

    周昂走的很轻松,一个灰布包袱,里面只有一套换洗的衣物和朝廷的任命文书,是他的全部身家,一柄有些旧的油纸伞,是母亲留给自己的唯一遗物。

    郭北县位于金华府,出了京都向南还有两千余里。

    周昂没有马,也雇不起马车,他这徒步而行,少说也要走一个半月。

    而出了京都所在的京兆尹后,周昂才深切的感受到这个世道是何等的黑暗与混乱。

    周昂所见,皆是各府县横征暴敛,豪强地主巧取豪夺,军队私设关卡,山头盗贼林立,百姓流离失所。

    虽然只是简单的几句话,背后却是无数黎民的幸酸与血泪,更有荒冢野坟中无数的尸骨。

    “圣贤有言,穷则独善其身,达则兼济天下。不管我因何做了郭北县令,既然为官一方,便要造福一方,我便先从管好郭北县开始吧!”周昂一路的目睹,加上时常观摩那个蕴含浩然正气的人字,心中不断的坚定了做个好官的想法。

    这一月以来,周昂一边走也一边开始修炼记忆中的一些功法。

    在周昂已觉醒的记忆中,有许多修道入门的观想之法,如《白骨观》《宝塔观》《金刚观》都是简单易入门的观想之法。

    可是这些本应该最简单的入门之法,周昂却是始终不得入门。

    神魂修炼难入其门,不过武技修炼周昂倒是有不小的收获。

    在周昂的记忆中,有一套名为《剑势》的武技功法,这套功法有别于一般的武技,它不重招式,而更重气势。

    这套武技也不需要日积月累的苦练,它只有拔剑与出剑两招,最重要的便在一个势字上。

    这种武技对悟性心性要求自然是极高,虽然神魂修炼没有进展,但周昂对势的运用却已初窥门径。

    手中没有刀剑,周昂便随意取了一节树枝。

    右手紧握树枝,按照《剑势》中的要领,迅速从腰间抽出树枝。

    树枝抽出如同宝剑出

第2章 春雷乍起(第1/2页)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