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聊斋县令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4章 一杯老酒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在县衙门口站了许久,周昂这才踏上县衙的台阶。

    靠近大门,伸手叩动了门上铜狮口中的铜环,片刻后县衙大门打开了一道缝隙。

    门缝内一双警惕的眼睛首先窥探出来,目光有些紧张和惶恐,这双眼睛看到周昂之后警惕的询问道:“你是何人?”

    声音有些苍老,而且明显刻意压低了声音。

    周昂同样透过门缝看到了双眼的主人,那是一个身材瘦小,年约五十上下,有些驼背的老头。

    “新任郭北县令”周昂语气如常的说道,声音不大也不小,不过不远处的一些人还是听到了周昂的声音。

    下一刻好几双眼睛齐刷刷的看向周昂,眼神之中满是戏虐与幸灾乐祸。

    “啊.......快进来!”门后的老人听到周昂的话明显一惊,而后满脸忧色的拉着周昂衣袖就往里拽。

    周昂措不及防之下被拉到了门后,只见驼背老人连忙将县衙大门再次关闭。

    “我乃堂堂郭北县令,为何进这郭北县的衙门,还要如此偷偷摸摸?”周昂面露温怒,语气不善的对驼背老头呵斥道。

    “县尊请息怒,各中缘由小老儿自当慢慢道来,县尊还先请入内。”驼背老头一脸恭敬的对周昂说道,此刻倒是没有先前那般警惕惶恐。

    很快周昂便被驼背老头安排到了后宅,一路走过周昂看到这县衙之中除了驼背老人再无旁人,倒是县衙大堂和一应屋舍打扫的还算干净。

    “小老儿陈老三,恭迎县尊!”后宅之中,驼背老人陈老三恭敬的跪拜在周昂身前。

    周昂坐在椅子上,坦然的接受了陈老三的跪拜。

    “县衙之中为何只有你一人?这郭北县的县丞还要捕快衙役呢?”周昂脸色阴沉,声音严肃的问道。

    “唉......此事还要从三年前说起......”似乎早已料到周昂有此一问,陈老三微微抬起头来看了一眼周昂,而后就跪在地上将三年来郭北县发生的事情娓娓道来。

    陈老三的讲述其实言语并不多,但是内容却又非常详细,似乎这段话他已经说了无数次。

    周昂听完陈老三的讲述,脸色却黑的有些难看。

    “这么说三年前县令大印就不见了?现在整个县衙除了你,再没有一个人了?”周昂已经明白了郭北县的前因后果,如此情形也是他始料未及的。

    “回县尊的话,那些衙役也要过日子,没有俸禄自然没人愿意干了,小老儿也是无家可归,才不得不住在县衙的。”陈老三也是一脸无奈的解释道。

    “倒是难为你了,起来吧!”周昂没有为难陈老三,直接让他站了起来。

    “不知县尊还有何吩咐?”陈老三恭敬的立在周昂身前,依旧表现的非常尊敬。

    “没什么事了,你下去吧,我先看看县衙这几年的卷宗。”周昂摆了摆手,眼下千头万绪,让他一时间也不知道接下来该怎么做。

    陈老三躬身离开,周昂却若有所思的看着他佝偻的背影,片刻后也起身前往了县衙的文房。

    正常情况下,一个县除了县令之外,理应还有一个八品县丞,不过从陈老三口中周昂得知,郭北县的县丞冯良,从三年前开始就抱病在家,三年来县衙荒废,这个县丞也一直不理事。

    走入县衙文房之中,周昂就闻到一股纸张发霉的气味,这里应该是县衙书吏办公的地方,自然也荒废了起来。

    不过存放在此的文书倒是都还在,周昂认真的翻阅文书,发现三年前整个县衙的往来文书,还有案件卷宗都很正常。

    但是从三年前开始,往来文书便开始减少,到近半年郭北县几乎没有了与金华府往来的文书,而三年中郭北县也没有处理过一个案件。

第4章 一杯老酒(第1/2页)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