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聊斋县令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10章 为何读书?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今日算是周昂第一次正式与冯良交锋,可以说周昂败的很彻底。

    除了从冯良口中知道了一些前因后果,除此之外周昂并无半点收获。

    虽然最后冯良和杨武还是恭恭敬敬的告退离开,但周昂却怀着极差的心情返回了后宅。

    姜小昙看到周昂黑着脸回来,刚张了张嘴,又将准备说的话又咽了回去。

    周昂径直走向书房,姜小昙也跟在身后,什么也没问,什么也没说。

    “替我研墨吧!”站在书桌之前,周昂提笔说道。

    姜小昙默默的拿出墨锭,往砚台中倒了些清水,而后轻柔的滑动墨锭。

    很快墨汁散开,周昂长长的舒了口气,将心中郁闷强压下去。

    落笔纸上,将一段先贤的文章写下,周昂自己都发现,自己心中不静,写下的文字也只是徒有其形。

    “公子心中郁结,写下的字也不如往日灵动了,既然无法凝神静心,何不出去走走?”姜小昙不知道周昂写的什么,却也能感受到其中变化。

    “你不识字尚且都能感觉到,看来我的心境确实很糟糕,如此挫折我便心性大乱,却是不应该了!”听到姜小昙的话,周昂忽然放下手中的笔,而后喟然长叹的说道。

    看到周昂如此样子,姜小昙眼中也难掩心疼之色,不过随即她还是面露微笑的说道:“或许是公子考虑的太多了吧?不是有句话叫兵来将挡水来土掩吗?郭北县的情况已经糟糕成这个样子了,也不可能变得更糟,所以公子又有什么好担心的呢?”

    姜小昙的话倒是让周昂微微一愣,随即周昂脸上也终于露出了轻松的笑容说道:“我倒是还不如你看得明白,咱们来郭北县也有十余日了,今日正好去城中逛逛。”

    看到周昂恢复往日神采,姜小昙由衷的高兴起来,加上周昂说的是与她一起去逛逛县城,这让姜小昙内心兴奋不已。

    很快两人便走出县衙,周昂换了一身常服,正是他从京都来郭北县一路上所穿的那一身。

    而姜小昙还是一副丫鬟打扮,却也难掩她出众的姿容。

    两人并肩而行,走了两条街道也没见几个人,而且所见的多时老弱病残,可见如今的郭北县已是何等落败。

    “这些人都是无法离开,或者没有去处可去的,恐怕在他们的心中,留下来也是等死吧?”一路走来周昂的心情并没有变好,反倒因为所见变得更加沉重。

    周昂知道,因为自己杀了那十几个通缉犯,所以郭北县一夜之间少了许多人,而这些留下的老弱病残,在他们的烟瘴看不到一点对生活的向往。

    “至少公子可以给她们希望啊!如果公子不来,那郭北县就真的一点希望都没有了。奴婢相信公子能让郭北县变得越来越好的。”姜小昙的表现却与周昂截然相反,她的眼中反倒满是希望,至始至终她看向周昂的眼神都满是崇拜。

    周昂看到姜小昙充满希望的目光,又看到那些生无可恋的郭北县百姓,他的心中也是极为触动。

    “谢谢你!”片刻后周昂脸上终于露出了一丝笑容,似乎他的心中也打开了一道结。

    “那我们现在去哪?”站在岔路口,姜小昙微微仰着头向周昂问道。

    “先去县学看看吧。”周昂左右环顾了一下,最后目光落在城东方向。

    大宁朝的城池修建,都有着很大的讲究,上至京都下到县城,都有着几大固定建筑。

    首先便是城池中心的皇城或府衙,而后通常是在城池东面的官学。

    京都的官学是国子监,府城的官学便是贡院,而每一座县城也有一座官学,称之为县学。

第10章 为何读书?(第1/2页)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