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聊斋县令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11章 活人告鬼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其实周昂也不只是单纯的闲逛,或者只是看看县学县狱这些地方。

    他真正的目的,是要找寻县城中那个身怀文气的人。

    虽然昨天夜里周昂是在城西看见的那道文气,但他以为只是那人恰巧出现在城西。

    一开始周昂心中猜测,那道文气或许是郭北县学中某个先生的,所以他首先在县学寻找。

    如今县学一无所获,周昂自然将目标放在了城西的县狱。

    县狱原本是关押罪犯的地方,这里本就偏僻,附近也没什么人家。

    远远的周昂就看到一排阴森的墙体,上面用写着大大的狱字。

    如今县狱大门洞开,门口也没了值守的狱卒,看样子也荒废许久。

    走过县狱的照壁,是一个不大的天井,这里也是通往后面牢房的必经之路。

    天井之中,一座石像依旧耸立,正是寓意明辨曲直,镇压奸邪的神兽獬豸。

    这獬豸雕像几乎是大宁朝每座监狱的标配,只是郭北县这座看起来已经有些残破了,就连獬豸头顶独有的那一根独角,在这座雕像上也已经断掉。

    站在獬豸雕像前看了片刻,周昂继续朝县狱深处而去,越过一道厚实的木门,里面立刻变得阴暗幽深,这里就是原本关押犯人的地方了。

    刚一进入其中,周昂便闻到一股刺鼻的霉味,即便这里已经荒废许久,这种气味依旧没有消散。

    “这里似乎也什么都没有啊!”黑暗之中姜小昙的声音有些颤抖,似乎有些害怕了。

    这一次周昂却没取笑她,而是下意识的上前一步,挡在了姜小昙身前。

    下一刻,周昂发动了望气之术。

    阴森昏暗的牢房立刻变成了灰与白的世界,而在牢房的深处,一道青烟极为明显。

    “奇怪,这里明明没人,文气又是从何而来?”周昂心中疑惑不已,随即他继续上前,想要看看这股文气究竟来自什么地方?

    走过一间间的牢房,所有的房门都已打开,里面一个人影也没有。

    直到来到牢房的尽头,在一间牢房的墙角,周昂看到一堆枯草,而感应之中那道文气就是从枯草之中散发出来的。

    周昂靠近草堆,俯身将手探入其中,果然很快便摸到一个东西。

    入手之后周昂发现,草堆之中竟然有块玉佩,而那道文气正是从玉佩上散发出来的。

    “将文气留于玉佩之上,还能经久不散,这玉佩的主人即便不是一位大儒,也是一位了不起的饱学之士。”周昂握着玉佩,就感觉那文气能与怀中人字的浩然正气呼应,知道这枚玉佩的主人绝非等闲之辈。

    “公子发现了什么?”姜小昙见周昂蹲在草堆边久久没有起身,便上前询问道。

    “一枚玉佩,上面还有几个字!”周昂将玉佩翻转着查看,在其中一面上看到了几个文字。

    “什么字?”姜小昙好奇的问道。

    “诸葛卧龙......”周昂说出四个字,听起来像是一个名字。

    “是名字吗?公子听说过这个人没有?”姜小昙闻言也感觉是个名字,便继续问道。

    周昂心中默念着诸葛卧龙这个名字,脑海中不断的思索,他隐约觉得好像听过这个名字,但却又想不起来。

    “好像在哪里见过,不过一时想不起来了。”周昂如实的说道,便将玉佩收入怀中。

    而后两人离开县狱,这城中也没什么可看,便又返回了县衙。

    后宅书房之中,周昂还在认真的端详着玉佩,他看着诸葛卧龙四个字,越来越觉得在哪里见过了。

    就在周昂和姜小昙返回县衙不久,他们去过县学和县狱的事,也被冯良知道了。

    不过无论是冯良还是杨武,对周昂的举动都很是不解。

    “看来咱们这位县令很清闲嘛,那么就给他找些事情做吧。”片刻之后冯良脸上露出一丝奸笑,大有深意的说道。

    县衙后宅,周昂忽然将玉佩收起,而后起身离开。

    他直接来到了县衙前院的文房之中,在一排卷宗前翻看了起来。

    周昂之所以来这里,是因为他终于想起来了,诸葛卧龙这么名字,他似乎在县衙的卷宗里偶然看到过。

    果然很快周昂就找到了诸葛卧龙的卷宗,将卷宗铺在桌上,周昂认真的查看了起来。

    只是当周昂看完卷宗之后,脸上的表情也是变得极为精彩。

    因为在周昂看来,卷宗里记载的这位诸葛卧龙,是个十足的倒霉蛋,但也算个奇才。

    “这诸葛卧龙倒是个人才,虽未参与科举取得功名,却也算博学之士,可惜生不逢时!写游记无意泄露了朝廷机密,写历史被御使弹劾借古讽今,注解兵法被人告发说煽动谋反,最后改写名人传记,却遇到这名人失势,最后被定为乱党。这人一生大多数时间都在牢

第11章 活人告鬼(第1/2页)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