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农家科举之路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七章 一鸣惊人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这话就严重了。

      梁怀谨慎的扫了一眼周围。

      哪位当官的敢接下这顶罪状的帽子,虽然士农工商阶级在各位心中摆着,但是也没有哪个当官的敢摆在明面上说啊。

      梁怀很想发火,更想揍苏琉玉一顿,但是他知道如果真这样做,传到了父亲耳中,肯定有一顿好打。

      “你给我等着。”书院里不能收拾你,别地还不能吗?

      梁怀恶狠狠的说了一句,准备转身就走。

      “慢着,人走可以,东西放下。”苏琉玉伸出小手,看着梁怀身边的少年。

      “给他!”梁怀吩咐一句,他身边的少年赶紧把酱肘子还了回去。

      元文昭看到酱肘子,一点都不高兴,反而担心的看着苏琉玉。

      “你得罪谁不好,得罪他,他舅舅是秦山书院的先生,要是你被开除了,就完蛋了。”

      一想到如果因为自己的原因让苏琉玉被开除,元文昭一张小胖脸忍不住都要哭了。

      苏琉玉心想我师父也是秦山书院先生,但想想还是算了。

      元文昭一中午心里都在忐忑,直到看到下午的教学先生是梁怀舅舅的时候,彻底着急了。

      梁怀的舅舅是一名进士,学问自是了得,差不多三四十岁,为人及其护短。

      中午听梁怀哭诉后,直接带着人到丁班赶人了。

      林述在丁班扫了一眼,最后眼光落到了角落的苏琉玉身上。

      他指了指她,沉声开口:“你,站起来。”

      丁班学子大气不敢出,但不少人都知道中午的事情,等着看苏琉玉的笑话。

      只有元文昭,想站起来解释,却被苏琉玉用手按了下去。

      “你是苏琉玉?”

      “正是学生。”苏琉玉朝着林述行了弟子礼,语气淡定,不卑不亢。

      林述看着苏琉玉平静的态度,有点微微意外。

      但只是一瞬,下一刻,他朗声开始下令:“我们秦山虽是官家学府,但是对于平民子弟也不是不能通融,但是这里绝对不允许挑唆生事的学生,你明日,不用来上学了。”

      挑唆生事?

      苏琉玉冷冷一笑。

      “敢问先生,学生如何挑唆生事?”

      “舅舅,你别和他废话,他就是个抵缺进来的,读书学问根本没有达到我们秦山弟子的标准。”

      梁怀赶紧岔开话题,他告状本来就是三分真三分假还带着一分夸大,肯定不能让他们两人当面对质。

      看到梁怀忐忑的样子,作为舅舅哪里不知道自己这位侄子的脾性,只能恼怒的瞪了他一眼,随后道:

      “秦山书院对于弟子学问要求有标准,看你的年纪,怕是连蒙学都没有学完,我不管你是谁带进来的,总之明日不要再来书院了。”

      苏琉玉从来没有见过如此厚颜无耻之人。

      但还不至于现在就让对方如意,遂开口道:“还请先生考校一二,如果弟子学问达不到书院标准,从此绝不踏入书院半步。”

      “琉玉兄,别......”元文昭急的要死,只当苏琉玉是气话。

      上午先生讲课,苏琉玉都对书本上面的字很多不认识,还是自己教他的。

      如果真的考校,那苏琉玉就真的不能来上学了。

      “行,梁怀,去拿你们丁班的书过来。”

      “是,舅舅。”

      梁怀赶紧把书拿了过来,丁班大多写的是诗词,林述翻了一会,提问道:

      “现在正是桃花盛开,那你就以桃花为题,做一首诗吧。”

      此话一出,元文昭直接白了脸。

      秦山书院,是为了童生试,打基础的书院。

    

第七章 一鸣惊人(第1/2页)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