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农家科举之路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十八章 闯祸了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说实话,林述知道苏琉玉有才。

      但是没有他的水平和脑子这般让他惊讶。

      这些都是他想出来?

      他又仔细看了看卷子,觉得苏琉玉真是快未琢之玉。

      她总能给他惊喜。

      林述留恋在卷子上,大拇指微微摩擦试卷,若有所思。

      旁边的梁怀等的不耐烦了。

      “舅舅,你想什么呢。”

      林述回神:“怀哥儿,帮舅舅一个忙怎么样?”

      他有幸招揽苏琉玉,又道:“明日你们下学,邀请苏琉玉来家里吃个饭,舅舅想和他聊聊。”

      “不行不行。”梁怀赶紧摆手:“舅舅你别这样,我这次考试可是要凭着真本事的,要是外人看到肯定要以为我作弊。”

      这是实话,梁怀风频不好,以往虽然有人巴结却无人真心和他交朋友。

      现在因为苏琉玉,班上得三十多个同学都很团结,他不想招惹闲话。

      看到梁怀这样子,林述也没有办法。

      算了,还是明天去书院再说吧。

      ......

      苏琉玉没想到被惦记上了,第二天早早去了书院。

      只是她刚刚踏进乙班,发现先生已经在太师椅上面坐着,板着脸,肃穆而威慑。

      班里同学都站在位置上面,显然是罚站。

      出什么事情了?

      苏琉玉一脸疑惑。

      周荀看到苏琉玉进来,没由来的觉得胸腔一股怒气油然而上。

      “其他人坐下,你,到后面站着去。”

      “......”

      凭什么?

      林斐和于良一个劲的给苏琉玉使眼色,让她别惹先生,乖乖听话。

      苏琉玉当然不愿意。

      她又没有做错什么。

      她拱了拱手,对着周旬问:“不知学生犯了何错?还请先生指教。”

      “哼,指教,我周某可不敢当,谁不知道我们秦山出了个苏先生,文采了得不说还会出题。”他暗带讥讽的看了苏琉玉一眼,手中的戒尺一把子拍在梨花木桌上,啪的一声巨响后又道:

      “要是别处我周某可以不管,但是在我班里,私自开班授课,误导我周某的学生,你可知罪。”

      周旬是真的生气了。

      班里大气不敢出。

      林斐眼里都眨酸了,苏琉玉就是当看不到。

      听到周旬的话,苏琉玉第一反应是扫了一眼还没有落座的学生。

      妈的,谁打小报告?

      打小报告的林述不自在的打了的喷嚏。

      “这周旬也太古板了吧,怎么说着说着就生气了?”

      他就顺嘴说了一句,带着表扬带着羡慕说苏琉玉这试卷好,没想到这周旬一听,仿佛受了奇耻大辱。

      他说啥了吗?

      他没有啊。

      而这一边,苏琉玉肯定不承认,就误导一词,这屎盆子就不该往她头上扣。

      她马上否认:“学生不知。”

      “你......”周旬一听,气的够呛,直接从位置上面站起来。

      拿着一摞子试卷,

第十八章 闯祸了(第1/2页)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