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锻仙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1753章 后记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通知:以后所有免费在线网站都要关闭,请下载小说app客户端阅读本书
点击下载
        c_t;战后楼兰,满目疮痍,然其透‘露’出来的气息却给人以生机勃勃的感觉,远观近望,到处可见忙碌的身影,侧耳聆听,呼唤常见,声音里透出的喜悦那般浓郁,任谁都无法掩盖。(广告)-79xs-

    玄武湖畔,少‘女’追逐欢声笑语不断,偶尔伴随几声犬吠,身处其中,恐会觉得这是富贵人家踏青郊游,哪会想到此处刚刚经历此界最疯狂的战火。

    “真像是一场梦。”

    笑闹一会儿,十三郎独自离开人群,缓步走向岸边独自远眺的那个老人,有些打趣地声音道。

    “怎么,还想不开?”

    “嗯?谁?呃当然不是。”

    被人走到身边犹自不察,对血魂这样的人而言可谓荒唐,凛然中转过头现是十三郎,才又放松下来,抱以苦笑。

    “阶下囚,哪有资格想不开。”

    “别这么说。我倒觉得,这样的结果对你而言是最好的,星空遨游,仙道有期,这难道不是你最想要的,一下子都满足了。”

    “呵呵,也是啊”

    因为几大真仙携宠而来,楼兰之战突兀终结,笑傲此界无数年的血魂成了俘虏,几大‘女’仙看中他的道谕令神通接近法则,宣告带其在身边,离开这个世界。

    无力拒绝,加上这本就是其长久期望的事情,别的不说,修行上破境希望大增是肯定的,当然他的身份角‘色’生剧变,说俘虏有点俗气,称为家仆更合适。

    从堪比一界天道之大能变成老仆,血魂很不适应这种巨大转变,好在三‘女’对楼兰“引轮回”之事有些兴趣,会在楼兰停留几天,血魂因此得到几天时间,正在努力适应新角‘色’。

    与血魂同样命运的还有天道,此时的他就在玄武湖中央,服用过‘女’子赐下的仙丹后慢慢修养;按照当中彩虹‘女’所讲,天道毕竟是天道,有着人族永远无法媲美的天赋,既然他梦想自由,便也跟着一块儿走,了偿心愿。

    这当然是客气话,当真比较的话,天道在那一家子里的地位还不如血魂。

    不管怎么说,楼兰之战就这样结束了,真的像一场梦。

    “以前总觉得,天下虽大,老夫是独一无二的那个,甚有藐视仙班之心,暗想着只要能找到机会突破仙境,照样可以成为唯一,没曾想仙人居然强到这种地步。”

    不知不觉道出心事,血魂忽然现,整个世界,自己居然只有和这个年轻人能谈上几句话,称得上举世无亲。

    “也不是了。我问过她们,普通仙境比你强不了多少。”

    “所以才令老夫让我觉得奇怪。”

    说着说着,血魂有些神秘问道:“你体内藏有仙人气息,这件事我是知道的,如今听说看样子那人是她们的夫君?”

    “是的,怎么?”

    “为什么那么弱呢?”

    “弱?”十三郎越不解。

    “是啊,与她们几个完全不同级。”看神情,血魂明显有些不甘心,低低声音说道:“仙人难道不讲个男‘女’般配?一个那么弱的仙人娶这么多强大仙‘女’为妻,不般配啊!对了,你说他是跑出去找媳‘妇’,会不会是因为不堪忍受”

    十三郎听不下去了,笑骂道:“去你个老货!‘乱’嚼舌头,不怕被镇压万世不得翻身!”

    血魂神‘色’讪讪道:“我就是不明白”

    “得了得了,事情不是你想的那样。”

    懒得和这个好奇老鬼解释,十三郎说道:“我来是想问问,不死和你到底啥关系?”

    “呃这个”

    似有难言之隐,血魂支支吾吾说道:“问这个做什么呢?”

    “想问,不行?”

    “天道也是知道的,你可以问他。”

    “我还就问你了,不行?”十三郎心想你个老鬼怎么回事,难不成当年与古帝争风吃醋,暗恋什么的,见鬼了么不是。

    “不是不行不死她其实是”

    憋了好一会儿,血魂咬牙说道:“是我未过‘门’儿的儿媳。”

    “啥?!”

    做梦也想不到会是这个答案,十三郎满脸黑线。

    “你有儿子?”

    “废话!”

    “亲的?”

    “”血魂怒目而视。暗想你小子变着法的骂我戴绿帽,岂有此理。

    十三郎有些不好意思,摆摆手说道:“算了算了那个,他们呢?”

    “谁?”

    “老婆孩子呀?”

    “唉”血魂一声长叹,回答道:“当初,老夫醉心于道,忽略了他们母子”

    “没功夫听你缅怀过去。赶紧说,他们是不是都死了?”

    “是”

    十三郎长吁一口气,暗想那敢情好。

    想说话的时候常常忍不住,血魂心有未尽之意,也不管十三郎爱不爱听,继续说道:“说起来,我那孩儿的死还与你有关。”

    “啥?”十三郎楞住,随即冷笑:“别想栽赃,别想打敢情牌,我的名字不够大,而且不吃这个”

    他心里觉得血魂在变着法的要挟自己,从而让自己从旁为其说几句好话,今后的日子能好过点。

    “是真的。”

    血魂狠狠瞪了一眼远方,说道:“你的师父,金乌是元凶,若不然,老夫怎会将它大卸八块,镇压数万年。”

    啊!

    十三郎真正呆住,本已转身想走又停了步,歪着脑袋认真想了想,才问道:“不是因为三生六道?”

    “杀子之仇为主,那些只是顺带。”

    “”

    这种事情,血魂应该不会‘弄’错,十三郎又想了想,说道:“可我听说,师尊是因为有人偷了它的蛋”

    “这个我那孩儿是有些孟‘浪’,但不至于被烈阳烘干‘精’元而死,况且老夫在其体内藏有神念,金乌明知其身份”

    “切!你儿子怎么了,你儿子就可以偷人家孩子?很了不起吗?”

    这下可就是立场问题,十三郎毫不犹豫,冷笑予以驳斥。

    “换成我,会让他死的更惨。”

    “”

    血魂的儿子偷了金乌的蛋,金乌夫‘妇’杀其复仇,于是惹来天大祸事,被大些八块,镇压数万年之久;这样算起来,不死当初与金乌有杀夫之仇,难怪她会在沧‘浪’投以神魂。现如今,不死又和十三郎扯上关系,这算怎么回事。

    这样想着的时候,那边血魂小心翼翼说道:“因为被金乌虐杀而死,我那孩儿没能转世,但我听说,凡此界生灵,无论怎样都会留下痕迹,仍有法子唤醒其意。比如你那个用剑的老师,就是这样复活,所以老夫想问问,你在轮回中,有没有办法”

    “想救你儿子?”

    “嗯”

    “再说吧。我会留意。话说回来,你让不死虏我家人的账还没算。”

    这样应着,十三郎赶紧掉头离开,暗自想最好别我找到你儿子的痕迹,否则,必定将其抹去更加彻底,干净,一丝一毫都不会留下。

    “都是过去的事了,何苦还要计较还有一件事情想请教。”眼看十三郎要走,血魂在身后叫道。

    “说。”

    “古帝,为什么想成为轮回器灵?”

    “他呀梦想着落地能够生根。”

    “落地生根什么意思?”血魂一头雾水。

    “他是太监,需舍弃全部修为才能恢复正常,除此便只有主动与轮回融合,与沉沦中慢慢磨去功法痕迹,长出人根。”

    听了这番话,血魂的表情要多奇怪便有奇怪,楞了好半响,爆笑当场。

    “哈轮回真有这重功效?”

    “将来看呗。”十三郎随口应着,身形渐渐消失。

    九宫之为高塔,在古帝一战中被摧毁,真仙如城后很快被修复,那名彩虹一样的‘女’子站在最高处远眺,视线仿佛能够穿越世界,衣袂飘飘有如‘欲’仙。

    这话有点不对,她本来就是真的神仙。

    不知看向哪里,不知看了多久,直到十三郎蹬塔而上来到其身后。

    “见过彩虹仙子。”

    从‘女’儿口中获知,这位看着像彩虹一样的‘女’子真的叫彩虹,人如其名,名如其意,真真让人无话可说。

    听到十三郎的声音,彩虹仙子并未回头,淡淡的声音问:“都安排好了?”

    十三郎回答道:“要做的事情还很多,一时片刻难言妥当,是以谈不上什么安排。”

    “本尊在轮回中如何?”彩虹仙子又问道。

    “还好有古帝为助力,修复起来轻松不少。”

    楼兰一战,十三郎本尊自始至终并未出现,出动的都是道影。其原因,先轮回并未修复完毕,其次这是他最后一张牌,不到关键时刻绝不轻动,而且假如真的事不可为,十三郎或许真的会忍下去,以大忍之力留待将来。

    “不用担心古帝。他想做器灵就让他做,这个世界被天道折腾的够惨,古帝修为不错,也算为这个世界出力,”

  &

第1753章 后记(第1/2页)

通知:以后所有免费在线网站都要关闭,请下载小说app客户端阅读立即下载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