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大国医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6、第六章 很好的医生苗子
上一页 目录 下一章
    通知:以后所有免费在线网站都要关闭,请下载小说app客户端阅读本书
点击下载
    走,不时有邻里探出头来好奇地打量陆则。

    别说单小云长得那么胖了,就算单小云不胖,带着这么个男生回来也是很招眼的。

    陆则早习惯了别人的注目,也没在意,一脸平和地跟着单小云回她外婆家。

    上次摔伤腿之后,单小云外婆的腿脚一直没好全,平时不怎么到外面去,只在家做些编绳之类的手工活。

    听到门口的动静,单小云外婆抬起头往门外看去,看到单小云领着个男生回来时愣住了。

    不是她看低自己外孙女,实在是两个人站在一起实在不怎么和谐,陆则身材修长匀称,什么都不做光站在那里也能吸引无数人的目光;她外孙女却比同龄人胖一大圈,五官都被挤得看不出原来的清秀模样了。

    这一个天上一个地下的,是怎么凑一块的?

    单小云外婆忙放下手里的活,站起来关心地问:“小云啊,这谁啊?是你同学吗?”

    陆则主动自我介绍:“我叫陆则,今年大四,是镇医院的见习生。我听人说起您外孙女的事,想过来了解一下。”他简单地把现在去报到的可行性给单小云外婆说了一遍。

    单小云外婆一听陆则是为这事来的,忙拉着陆则坐下细说。

    她抹着眼泪把事情始末告诉陆则。

    事情和沈丽丽、刘倩说的出入不大,还有不少是沈丽丽她们不知道的。

    比如单小云外婆去理论时被推倒在地,腿摔伤了,一直没好。

    比如他们还曾打单小云外婆这处住处的主意,说是现在游客多,别人的房子装修装修变民宿,一晚能收好几百,就算一个月只逮着几个肥客那也好多钱了。

    要不是单小云外婆坚决不答应,又有邻里相帮,她们这最后的容身之处怕都是要被抢走。

    一提到这些事,单小云外婆就老泪纵横:“这造的是什么孽啊!”

    单小云外婆也有过儿子,但是儿子死得早,老伴也去了,留给她的就只有这间小房子。别看这屋子有两层,实际上却只有两个房间,楼上楼下各一个,客厅也只摆得下一套桌椅。

    就这么小一地方,他们还想抢了去!

    陆则默默听着。

    他从小跟着他爸辗转大江南北,什么样的家庭都见过。

    有人为了挽留病重的父母卖房卖地,有人把年迈的父母赶出家门拒不供养;有人为了儿女有出息日夜辛劳,也有人鬻儿卖女只为自己的日子好过些。

    一样是儿女,有孝顺的也有不孝顺的。

    一样是父母,有称职的也有不称职的。

    很多事都让人愤怒,可是愤怒并不能解决问题。

    陆则神色沉静。

    许是被陆则的平静感染了,单小云外婆的眼泪也慢慢止住了。

    单小云外婆抹掉眼泪,朝陆则道歉:“不该和你说这些的,我实在是,”她揽过外孙女,“我实在是觉得我们小云太苦了。我一个半截身子快入土的人,怎么活都可以,可是小云才十八岁,他们怎么那么狠的心啊!偏偏我两眼抓瞎,什么都不懂,帮不了小云。你说的是真的吗?小云真的还可以去念大学?”

    陆则说:“可以的。”

    现在的人什么都可能弄丢,什么准考证身份证驾驶证银行卡社保卡,随随便便就不见了,丢录取通知书自然也有,一般只要开好证明到学校报到照样可以入学。单小云这种特殊情况只要解释清楚了,学校那边也给她通融一下。

    单小云只是一个高中生,除了去市区考试根本没去过外面,也没有人会好心地给她解释这些事,自然不了解这些事。

    上次她父亲当着她的面把录取通知书撕掉扔水沟里,她对大学的念想就断掉了:没身份证也没录取通知书,她根本不可能去上学。

    她只能努力卖力气,考虑把临时工作变成正式工作。

    听到陆则笃定的回答,单小云感觉自己的心慢慢活了过来。她站起来朝陆则鞠了一躬,满眼希冀地恳求陆则:“请帮帮我!”

    陆则说:“其实大部分东西要你自己去跑。你有纸吗?”

    单小云忙给陆则递上一本信纸。

    陆则掏出自己随身携带的钢笔,刷刷刷地写了几样要单小云自己去弄来的东西:身份证、学校证明、派出所证明等等。

    陆则给单小云提醒:“不要怕,要是有人不给你办,你可以给他们讲**律法规。”他手里的笔再一次刷刷刷地动了起来,给单小云列了几条相关法律,“背下来,到时候给他们念一念,必要的时候可以用手机录音和录像存证据。有手机吧?”

    单小云点头。

    为了下乡送货,她买了台几两百多块的手机,她不需要什么花里胡哨的功能,能打电话就行。

    至于现在很多人爱玩视频和自拍,她碰都不碰,她很害怕自己出现在镜头里,有时候连她都很讨厌自己的模样。

    陆则交待完了,确定没有遗漏以后才说:“身份证可以慢慢来,证明你先开好,至于学校那边你不要担心,我帮你解决。”

    单小云感觉自己像是在梦里一样,翻来覆去地背记着陆则说的话,生怕自己忘掉哪一句又上不了大学。

    陆则本来准备要走了,叶老头却有话要说:“帮人帮到底。”

    陆则看向叶老头。

    叶老头飘到左边,念叨:“她生病了,你要给她治。”

    叶老头飘到右边,念叨:“我给方子,保证会有效。”

    叶老头飘到前面,念叨:“别不信,我让你见识见识我的本事。”

    陆则:“……”

    叶老头飘来飘去飘来飘去,一副“你不答应我就烦死你”的架势。

    陆则只能一脸严肃地看向单小云。

    单小云身体健康,力气大,看不出有什么病,顶多只是太胖了。

    若是仔细看看,会发现单小云胖得挺虚,并不是真的满身脂肪。

    陆则开口说:“镇上有可以抓中药的药店吗?”

    单小云虽然不明白陆则为什么这么问,但还是老实回答:“有。”

    陆则表情很认真,一脸地笃定:“你几年前曾经泡在水里很长一段时间,身体留下点毛病,需要调养一下。我给你开个方子,你可以照着方子抓药喝喝看。”

    这番话说完,连陆则都觉得自己像个大忽悠。

    单小云有些吃惊。

    单小云外婆也惊奇地说:“对,有一年下大雨,河滩涨水了,几个小子差点被水冲走,小云一个个把他们救了上来,当时小云还病了挺久,吃了半个月药才好起来。小陆医生你这都能看出来?你们学医的可真厉害啊!”

    陆则:“……”

    不,医学生看不出来。

    单小云救人生病这事是沈丽丽感慨单小云倒霉时提起的,他只是稍微利用一下,让单小云放心照方喝药而已。

    一般来说,无缘无故拿出个方子让人去买药吃,和无缘无故指着别人鼻子说“你有病,得治”没有区别。古来就有“医不叩门”的说法,上赶着给人治病可是很容易让人怀疑你别有用心的!

    所以有的时候善意的谎言是必要的。

    怪只怪叶老头这人其实不太会教人,他看病随便看一眼就出结果,根本不带分析。

    类比一下,很多病对经验丰富的叶老头来说就像是数学天才做高中数学题,扫一眼就有答案了,要他写过程,他会说:“什么?这还要过程?难道不是看一眼就知道了?”

    这也是陆则拒绝跟叶老头学他“毕生所得”的原因之一。

    陆则虽然自认不算是笨人,却还是觉得自己不太学得来。

    更何况人的精力是有限的,他习惯学完一样感兴趣的东西再学另一样,叶老头这可是突然插队。

    陆则是个有原则的人。

    血可流头可断,计划不能被打乱!

    陆则镇定自若地扯淡:“对,能看出来。这是一位老中医留给我的方子,挺适合小云这种情况。”

    单小云外婆对陆则非常信服,陆则愿意帮她外孙女上大学,还能一口把几年前的病因都推断出来了,说明什么?说明他不仅人好,医术也好!

    单小云外婆立刻说:“小云,快把方子收好,办那些证明时顺便把药抓回来,我帮你熬药。”

    单小云连忙拿过陆则写的药方,郑重其事地把它和陆则刚才给她的另一张信纸叠在一起收起来。

    看起来就算陆则要她喝的是毒药,她也会毫不犹豫地喝下去!

    陆则不再多留。

    人他忽悠完了,希望叶老头不是吹牛,这个方子真的能帮单小云拔除所谓的病根。

6、第六章 很好的医生苗子(第2/2页)

通知:以后所有免费在线网站都要关闭,请下载小说app客户端阅读立即下载
上一页 目录 下一章